二百四十二:投湖 - 丁香五月啪啪,色久久,色久久综合网,激情综合,五月婷婷开心中文字幕
久久草视频永久域名:qq9663.com

二百四十二:投湖

时间:2019-09-04 13:57:56

    “你这个娼妇!别谁的孩子都来冤枉我儿子!”温夫人推搡着她的肩膀,想让她退出去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身边的妇人编排道“这不就是心虚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亏她儿子还是个举人的,真给朝廷丢脸!”
  
      “可不是?这一年以来他们温家常日相看亲事,却没一家想和他们结亲,估计是早就看清了温家这副嘴脸!”
  
      “可惜了那丫头,好好的人让那姓温的毁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见这些,温夫人是一点也忍不住了,抡圆了胳膊又是一嘴巴上去,这次却被旁人拦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恼羞成怒就想动手啊?人家又不是你家里头的侍女,凭什么你说打就打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知道个什么!她就是看上了我儿子有好前程,那是图他的地位图他的钱!”温夫人恶狠狠的说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你儿子有什么好前程啊?举人榜上倒数几名也好意思出来张扬?东边那李寡-妇的儿子可是举人前几名,你见着她像你这样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!你!李寡-妇家里又没有钱,她儿子能有什么前程?哪里能同我儿子比!”
  
      这个德行让在场众人唏嘘不已,看他们温家的神情都变了。
  
      可悲的是,温梅和温竹这两个做女儿的,这会儿却一句话都不替自己母亲分辨,反而像旁边那一群看戏的人一样,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娘家。
  
      她们在婆家的日子过的十分惨,那都是因为娘家的不重视,没有娘家撑腰婆家还不是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?温竹以前被丈夫的妾室欺负回娘家告状,却被温夫人狠骂了一顿,说她不懂事,屁大点事还回来烦她。
  
      那时候她正在全身心的忙活着儿子备考的事,就算是女儿被妾室踩在脖颈上欺负她也不想管。
  
      温梅以前落胎过一次,是被婆家打的,婆家说她身子不好,长期喝药,这次怀孕说不定会生下个怪胎来,就想商量着让她把孩子弄掉,等养两年身子了再怀。
  
      温梅自然是死也不同意了,和婆母争执起来,让婆母两巴掌打翻在地,瞬间血红一片,偏偏娘家人知道却不来帮忙,她小产以后受尽了婆家的欺负,除了两个妹妹来看过她,剩下的温家人没一个来找过她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生存环境下,两个姑娘已经恨透了自己的娘家和婆家,虽说今天这事发生以后,她们在婆家更站不住脚跟了,可那又能怪谁呢?反正她们已经习惯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两个死丫头!没看见你们弟弟被人家陷害了?怎么还在那儿杵着!”温夫人把气撒在了温竹的身上,扯着她的耳朵让她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怎么能是陷害呢?你儿子一不是朝廷命官,二不是什么名门之后,为何人家姑娘要牺牲清白和以后的人生名声来陷害你?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些!”苏墨瑶嚷嚷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你懂什么?她一心一意想做我温家的正室,可她也不看看她自己,家里头老子娘都是什么货色,一个臭劳民还想和我温家攀亲?以后的大宰相还能娶个劳民的女儿做正室?痴人说梦!”
  
      温夫人当众就撒起泼来,将一切都推到了那姑娘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明明是你儿子满口承诺,说会给我个名分,让我做他身边唯一的妻,这才把我骗了去,每一次他都有各种理由把我骗出门去,我也以为他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人,可是…”姑娘伤心到极致,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。
  
  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不要脸的死丫头!”温夫人又想与她动手,却被旁边围观的人给拉住了。
  
      一向躲在母亲身后的温夺却张嘴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她就是攀咬我!攀篾我!看我以后有好前程了她想进我温家的门!我压根儿就不认识她,她自己大了肚子就来找我,让我当冤大头,这个女人心肠真是坏!”
  
      温夺指着姑娘大骂着,一点读书人的样子都没有,要不是顾忌这人多,怕是他也要像他的母亲一样动起手来。
  
      而那个满心满眼都是相信他的姑娘,这会儿却笑了起来,那笑容满是苦涩,一抬眼,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滚落出来,众众的砸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接着她慢悠悠的站起身,还没等众人说句话,不顾阻拦的她就一跃扎进了湖里,湖中屹立的莲花因她折断了腰肢,水花溅起了老高。
  
      温氏母子这会儿目光呆滞,直接吓得起不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快救人!”在众人都吃惊之时,秦老太太大喊一声,紧接着陆远逸身边的随从一跃而下,努力的想将她救上来。
  
      可那姑娘却是决心寻思,身子一直抗拒着被救,后来见救人费劲,又跳下去了一个,这才算勉强将她拉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上了岸后她呛出了两口水,随即就晕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苏韵瑶捂着嘴,心里有些惊讶和害怕,苏墨瑶更是指着温夺的脸骂“你这个负心汉,诚心骗人家姑娘这会儿又装不认识,给人家姑娘心都伤透了,你还是人吗你!”
  
      旁边的人议论纷纷,还有个妇人说“他还给他家的侍女弄大过肚子呢,后来被温家人欺负的那侍女的孩子都没挺过三个月就落胎了,落胎以后温夫人亲手将侍女赶出了门!”
  
      另一个姑娘说“之前她来我家,说是给她儿子说亲,非拉着我的手说这说那,我不愿意她还说,意思是她儿子以后妾室肯定多,让我容忍,我呸!谁爱忍谁忍,这种人家真是可怕!”
  
      温夫人和温夺的脸色因为姑娘的投湖而吓得惨白,这会儿听见众人的议论和怨骂更是心里哆嗦,两人互相搀扶着从地上爬起,准备从人群中挤出去。
  
      一双绣着青竹的鞋子出现在两人的眼前,一抬头,竟然是陆远逸。
  
      “欠债坏钱,杀人偿命,你们要去哪?”
  
      温夺哆哆嗦嗦的躲在了温夫人的身后,而温夫人为了保护儿子,能推了陆远逸一把,而陆远逸却纹丝不动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个小子要做什么!我告诉你,我儿子以后是大宰相!你这般欺负我们母子,以后有你哭的时候!那贱人是自己跳的湖,